<delect id="gmtzl"><legend id="gmtzl"><address id="gmtzl"></address></legend></delect>

  • <span id="gmtzl"></span>

    1. <acronym id="gmtzl"></acronym><optgroup id="gmtzl"><em id="gmtzl"></em></optgroup>

      <optgroup id="gmtzl"></optgroup>

    2. <ol id="gmtzl"></ol><span id="gmtzl"><sup id="gmtzl"></sup></span>

      漢朝皇帝百科

      廣告

      想知道漢哀帝和他男寵的故事嗎?

      2011-07-07 17:26:22 本文行家:龍亦爰

      畸戀國君:漢哀帝和他的男寵董賢

      漢哀帝和他的男寵漢哀帝和他的男寵

        公元前七年,漢成帝駕崩,太子劉欣即位,是為漢哀帝。

        剛即位的哀帝,從整蕭王氏家族的勢力中,總結了一些教訓,認識到身為皇帝,必須政由己出,決不能像漢成帝那樣大權旁落,任人擺布。

        于是,他開始了自己的政治改革。

        在內部,他肅清外戚王氏的勢力,啟用用瑯琊人師丹代替王莽為大司馬輔政。在外部,他限田,限奴,竭力實現中興。

        然而,這一切進行的并不順利。很快的,改革便受到了巨大的阻力。

        這阻力,并不是來源于哀帝所忌憚的王氏家族,而是來源于哀帝的生母丁氏一系,和哀帝的親祖母傅氏一系。

        哀帝明白了,盡管自己排斥了非親的外戚王氏,可是自己的親屬又成為了新一代的外戚集團,繼續把持朝政。

        外戚集團如若一直如此更迭,國家的毒瘤便會一直存在,永無寧日。但是,面對著四方外戚的沉重壓力,哀帝也只有選擇妥協。

        鬧花深處,樓臺迤邐,鑲金畫簾在軟膩東風的吹拂下半卷半舒。春日巷陌,翠柳盈盈,平莎茸嫩,垂楊金淺。

        遲日催促著滿園紅花淡淡開放,微雨在淡云的輝映下籠罩高閣。春日的空氣里,輕寒輕暖,難分冷熱。

        滿園春色,芳菲世界,鶯啼燕歌,好不美麗。

        然而,就在這一片欣欣向榮里,就在這一鄉朝氣蓬勃里,卻有一個身影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嘆息著。而這個愁苦的身影,恰恰就是大漢天子――漢哀帝。

        西樓之上,哀帝臨風佇立,憑高念遠,悵然寂寞。

        回首遠處,一聲歸雁,斗草金釵,子規聲啼。

        而如今,哀帝心里是一腔愁緒,滿懷無奈,無從抒發。面對著這樣搖搖欲墜的江山,哀帝對自己的大志懷疑了,彷徨了,煩惱了。

        蕭蕭悲風中,蒙蒙細雨里,哀帝緩步走下了樓閣。

        猛地,哀帝忽然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背影。那背影,清秀綺麗,絕美異常。白衫垂地,青絲飄揚,好似一個絕代佳人。

        “那可是舍人董賢么?”哀帝高聲呼喊。

        “正是小臣董賢!”隨著一聲回答,那妖艷的背影也轉過了身。

        正是這無意的轉身,展現出了一張絕世的容顏,也開啟了一段曠世的孽緣。

        那清晰的面孔,略施著薄薄的粉黛,面白如新剝鮮菱,雙眉修長,眉目間隱然有一股書卷的清氣。一張臉秀麗絕俗,腰間束著一根雪白的織錦攢珠緞帶,頭發松散的用長冠挽起,仿佛畫上畫的仙女般。櫻唇不點自紅,盈盈含笑。

        董賢的身上著著簡單的淡藍色宮服,宮服上繡著幾朵蓮花,穿著簡單,但卻不失華貴的氣質。

        一陣瑟風吹過,挑起了那一縷淡淡的青絲。那縷長發,猶如墨染,如煙如霧,好似星漢流云。

        哀帝,不覺間癡了,傻了。董賢,如此美艷的男子,竟勝過六宮粉黛千萬倍。

        哀帝用手示意,讓董賢靠近一些。

        董賢得令后,便踏著清柔的碎步,走了過來,那腳步似風擺柳葉一樣,千嬌百媚,萬種風流。

        緩步走來的董賢,滿目羞澀,不敢抬頭,只是低低的伏著首。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象一朵水蓮花不甚涼風的嬌羞。

        看著董賢蓋世的顏色,哀帝不覺間,已神魂顛倒了,哀帝知道,他愛上了一個永遠不能愛的人。

        哀帝知道,他變向的愛,定會招致天下人的辱罵。然而,如今,為了愛,哀帝已經管不了那么許多了。于是,他不再管世道的譴責,也不再問別人的意見。他硬是將董賢,這個男人,帶進了未央宮。

        不久,董賢升任駙馬都尉、侍中,終日服飾在天子的左右。

        從此,董賢便沒日沒夜地侍奉在哀帝的身邊,精心調理著哀帝的起居、飲食、醫藥,從不休息、懈怠。這一絲絲的深情付出,一點點的嫵媚柔情,哀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于是,哀帝對董賢的愛,更深了。

        平日里,哀帝與董賢同榻而眠。

        朝堂上,哀帝與董賢同座而居。

        一時間,董賢富貴纏身,幸福環繞。

        不久后的一個夏日,紅絲芳散,外燕翩翩,署香滿庭,哀帝和董賢又一次相枕而眠。門外清泉依舊,夏樹風涼,繁英寥落。

        枝上的黃鸝嘰嘰喳喳,將沉睡的哀帝從夢中喚醒。哀帝緩緩的睜開了迷蒙的雙眼,身旁的董賢睡得正酣,俊美的面容透露著安詳和柔媚,顯得那樣恬靜,那樣可愛。哀帝看著身旁沉睡的董賢,嘴角不禁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

        哀帝真想躺下,再多陪董賢一會兒,但是他必須起床去處理政務。起床的哀帝生怕驚醒了沉睡的董賢,便小心翼翼的直起了上身。

        忽地,哀帝發現自己的一只衣袖被董賢壓在了身下。

        那只淡紫色的龍袖,襯著董賢閉月羞花的容顏,是如此嬌艷,如此完美。董賢恬淡的呼吸,香氣繚繞,縈繞在那只袖子上,素雅高潔。

        哀帝實在不忍心叫醒董賢,于是他便命人拿了剪刀,將衣袖剪斷 。輕輕地,寒光一閃,衣袖被割斷了,緊接著哀帝便悄然離去了。

        哀帝這清柔的一割,不僅留下了一只斷袖,也留下了一點超凡的情愫,一段美麗的傳奇。

        時間推移,日頭西落。落霞處,仙霧飄渺,晚風脈脈。落日熔金,和風吹停,董賢漸漸的從華胥微夢中蘇醒了。

        錦繡云屏下,一只斷袖平鋪,一把剪刀依舊。

        董賢看到此景,一瞬間,便什么都明白了,不知不覺中,他潸然淚下。

        暮輝炯炯,照耀著一滴滴淚水晶瑩剔透,銘刻著一點點哀愁訴說。

        隨著哀帝對董賢的日益嬌寵,哀帝也開始想方設法的取悅董賢,以博得紅顏一笑。

        為了取悅董賢,哀帝放棄了一切虛無縹緲的盛世憧憬,放棄了一切皇帝應有的尊嚴。為了取悅董賢,哀帝不惜置江山于不顧,置百姓于塵土。

        哀帝不惜學“周幽王烽火戲諸侯”,賞賜董賢金銀財寶,不可計數。

        不僅如此,哀帝愛董賢,甚至超過了自己。每年地方進貢的寶物,哀帝都要把最好的貢品先送與董賢,而哀帝自己只享用次等的東西。

        哀帝的愛,深深的打動了董賢。董賢流著淚,默默的告訴哀帝,如若陛下死,臣也絕不獨生。

        哀帝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新心上人,淡淡的笑了:“那好,我們生則同床,死則同穴。”

        樓陰缺上,欄桿橫臥著東廂寒月,一天風露,一晌月光,灑落在二人的臉上,晶瑩如雪。兩人看著對方的雙眼,不覺間,都笑了。

        哀帝的愛,終于引來了非議。

        一日朝會,丞相王嘉在朝堂上大罵大漢無道,皇帝昏庸,董賢無恥。

        哀帝聽到王嘉罵自己,只是皺了皺眉,心想王嘉不失為中正之臣。然而,當哀帝聽到王嘉罵董賢后,便不覺怒火中燒,立即命人將王嘉處以了死刑。

        殘月朦朧,照耀西樓,哀帝和董賢正在西樓之上共進晚宴。小宴闌珊,菜肴美滿,一陣秋風來臨,輕寒凜凜,銀缸里,火燭明滅,照耀著董賢美俏的容顏,曼妙無比。

        “陛下何必將王嘉處死呢?”董賢突然問道。

        哀帝聽罷,不由一愣,癡癡的說道:“他敢辱罵大漢天子,論罪當誅。”

        “陛下是明善之君,怎么會因為一句謾罵就處死丞相呢???????我知道,你是為了我??????”董賢的聲音顫巍巍的,說到后來,他已經泣不成聲了。

        哀帝看到愛人,哭得如此傷心,心里便有如刀絞一般,哀帝本想安慰董賢幾句,可又癡癡的說不出口,于是,哀帝只得憐愛的將董賢擁入了自己的懷中。

        懷里的董賢暗暗的說:“臣怎么能因為自己,讓陛下蒙受天下的恥笑呢?”

        那聲音,輕輕地,微微的,好像一縷風兒吹拂在哀帝的心里。

        哀帝聽罷,便將董賢擁的更緊了,兩行熱淚也不覺的從哀帝的眼眶里流淌了下來。

        “你總是為我想,但如若我死了,你能怎么辦”哀帝說著說著,嘴便被一雙素手堵上了。

        只見董賢眼圈紅紅的,淚水不住的流灑,他朱唇微動,激動的說道:“陛下是萬歲,怎么可能會...”說到此處,董賢也哽咽的說不出話了。

        哀帝輕輕的用溫柔的大手將董賢臉上冰冷的淚痕拭去了。

        哀帝仰天悵惘,暗暗的念叨著:“沒關系,我有辦法”

        又是一日深秋,哀帝在麒麟殿里與群臣飲酒,董賢臥臨在哀帝的身側。 望著風情萬種的愛人,哀帝忽然深情地說:“朕欲效仿堯禪舜,把帝位傳給你。””聲音不大,可群臣們都聽見了,一時間鴉雀無聲。

        稍候片刻,還是有忠直漢室之人站了出來,提醒哀帝:漢室的天下,應該傳給漢室的子孫。 哀帝聽罷,異常惱火,當場便把這個直言的王閎趕了出去。

        宴席不歡而散了。

        然而,天下終是沒有不散的宴席。

        公元前一年,哀帝忽然駕崩了。

        年僅二十六歲的哀帝,沒有留下子嗣,也沒來得及給董賢安排一個有保障的未來,便溘然長逝了。

        沒有了靠山,才二十出頭的董賢,便仿佛風中飄零的落葉,任人擺布。

        已入冬天了,蕭瑟的冷風吹著,皇宮池塘一側,董賢一身白衣矗立,憑欄凝眸,眼若流星。在執拗的陽光的照耀下,他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金色,俊美的五官,宛若神圣的佛。然而,就在這姣好的面容里,卻仿佛帶著無盡的哀怨,無盡的憂愁。

        突然,一陣紛亂的腳步聲打破寧靜。為首的軍官喘著粗氣:“董大人,您在這兒啊,太皇太后命您去見她。”

        少年遲疑了一下,沒有動身。軍官又催促著,少年終于整了整華美的衣袖,帶著愁怨,默默的離開了。

        甘泉宮里,董賢面無表情的聽著太皇太后王政君的葬禮安排。那絕世的面孔,不斷的抽搐著,激動著。

        董賢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甘泉宮的,他一步步的,異常滯重。

        忽然,天際飄下了一朵朵雪花,淡淡的,涼涼的,好像哀帝的淚。天似漠 心如雪,飲盡蒼涼,此情依舊。

        北方的雪 ,婆娑,飄逸。

        纏纏綿綿的,已飄灑了千年。

        董賢回到了家,拿起了如雪的白綾,微笑著,含淚著,默默念叨著:“生則同床,死則同穴。”結束了自己瑰麗的一生。

        雪,仍不斷的下著,轉眼好像已過百年。這些舊事從容入夢,幾回愿醉不愿醒,絕不蹉跎,千百個夜。

        雪一片一片的在風中,在茫茫的天空中盛開,大地瞬間莽然,如鋪了一層白玉做的地毯,也鋪上了西漢歲月的終結。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本文行家向Ta提問

      龍亦爰散文,小說作家。亦擅長歷史研究。

      行家更新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