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gmtzl"><legend id="gmtzl"><address id="gmtzl"></address></legend></delect>

  • <span id="gmtzl"></span>

    1. <acronym id="gmtzl"></acronym><optgroup id="gmtzl"><em id="gmtzl"></em></optgroup>

      <optgroup id="gmtzl"></optgroup>

    2. <ol id="gmtzl"></ol><span id="gmtzl"><sup id="gmtzl"></sup></span>

      漢朝皇帝百科

      廣告

      西漢元帝皇后王政君的傳奇故事知多少?

      2011-07-07 17:38:26 本文行家:白若紅

      王政君,其先世據說是傳說中的黃帝后裔。東周時,先祖為齊國卿大夫,姓田氏,后田氏代齊,做了國君,被秦始皇平滅。后來項羽又封田安為濟北王。漢高祖建國,田安被削奪王爵,仍住在齊地,當地人稱為“王家”,從此,田安后世子孫便以“王”為姓氏。田安是王政君的五世高祖。

       

      影視劇中的王政君影視劇中的王政君

       

             王政君是歷漢朝四世的太皇太后,也是歷史上最長壽命的皇后,享年84歲。而她的"政治年齡"可與她的壽命并駕齊驅。享國60余載,誰曾想到她曾經是一個多次克夫的"天殺星"呢?

      貴不可言

              在明清以及之后的時代,一個女人如果訂親之后,還沒過門,未婚夫就死了,通常,人們會勸她從此不必再出嫁,運氣好點的讓她守寡,也就是為那個名義上的未婚夫守寡終身,運氣壞一點的則還會被別人岐視,罵為"克夫"。如果想再次嫁人,則身價貶了許多,大抵只能做小老婆或者嫁給娶不起親的市井走卒。如果她再一次許配親事,男方又來個暴病死亡,那這位姑娘估計會被人罵作"天殺星""白虎星"之類的,就差有人手持刀繩要她的命。

              但是如果在漢代,有誰家的姑娘遇上這種事,訂了親然后未婚夫忽然死亡,而且還不止死一個,那么就會有某些相士高人上門祝賀她父親:"恭喜老爺啊,你家出貴人了,你家姑娘貴不可言,是普通人無法承受的好命啊!將來你家一定連雞犬都可以飛升了!"

              王政君的父親王禁就被人這么恭喜過。王禁年輕時在長安讀過書,也當過一陣廷尉史的小官。王禁雖然官不大,但姨太太娶了好幾個,生有四女八男。王政君在女孩中是老二,八個兄弟,王鳳、王曼、王譚、王崇、王商、王立、王根、王逢,他們中不少人后來都因為王政君的裙帶關系當了大官,對于西漢末年的政治風云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其中王曼死得早,但他的兒子王莽,一直做到了皇帝。

              王政君是正夫人李氏所生。據說李氏當初懷著王政君的時候,夢見一輪明月入懷,這可是生貴女的好兆頭。后來果然生下了王政君這個大富大貴的寶貝千金。

              王政君少女時期就命運多舛,死過兩任丈夫。頭一位是平民百姓,剛跟王政君訂婚,就嗚呼哀哉。第二位是漢室宗親,東平王。年輕的東平王下了聘禮,要收王政君為妻,可是也沒等到花燭之夜,就一命嗚呼了,倒讓王家得了不少聘禮,發了一筆小財。可是王禁卻嚇得渾身直起雞皮疙瘩,心想:我這個閨女命硬,克夫呀!這是什么怪物投的胎?可別克完夫再克父,那我就慘了!不敢耽擱,趕緊請了一位算命先生給王政君掐算。看完之后,算命的先生說了五個字:"大貴不可言!"

              這讓王禁想入非非:"大貴不可言?還要怎么貴?連王爺都鎮不住她,莫非還真要給皇上當媳婦不成?"抱著嫁皇上的想法,王家豁出去了,花銀子,請家教,望女成鳳,學習琴棋書畫,為未來進行智力投資。

              王政君本來天資聰明,又勤奮好學,很快琴棋書畫、聲樂歌舞樣樣精通。王禁不免喜出望外,甚至斷定女兒再嫁的肯定是皇上,女兒將來肯定是皇后,因為東平王都"壓"不住。

              到了王政君18歲那年,機會來了。漢宣帝劉詢的皇后身邊缺少知書達理、精通諸般技藝的宮女,王禁就把王政君獻了上去。王禁可不管那么多,他想,能問候皇后,必然有機會接近皇上,保不準受垂青就一步登天了。

              然而,王政君入宮一年有余,皇上也沒多看她一眼,更別提當寵妃生貴子了。正在意氣消沉的時候,命運卻將她推進了太子妃的候選人之中。

              當時,皇太子劉奭非常寵愛的司馬良娣突然得了大病,不久便死去。太子對其十分愛憐,她死后,太子非常悲痛,終日里郁郁寡歡,精神不振,漸漸就生了大病。

              而且司馬良娣死時說是姬妾們詛咒她,才讓她到這個地步的。從此劉奭便對姬妾們都恨之入骨,連看都不愿看她們一眼。宣帝又心疼又無奈,就命皇后從后宮中選擇太子喜歡的宮人,來伺候太子,好讓太子慢慢忘掉司馬良娣,重新歡樂起來。

              而王政君就在備選的美女之列。一日,太子覲見宣帝,皇后就將挑選好的五名美女帶來,讓太子從中挑選。當時太子處在心灰意冷之中,對新的生活沒有信心,所以對皇后煞費苦心為他挑選的美人絲毫不感興趣,可是又不忍辜負皇后的一番苦心,就勉強地回答了一句:"其中一位還可以。"

              "其中一位",就是指的王政君。當時,王政君的位置離太子最近,并且穿著大紅色的鮮亮衣服,在五人之中非常顯眼,美壓群芳。于是,皇后命人將王政君送到太子東宮,后來太子"御幸"過一次,即有身孕。

              奇怪的是,在王政君進東宮之前,太子后宮的姬妾數十余人,包括死去的司馬良娣,有的甚至被"御幸"長達七八年之久,但都未懷孕,而王政君則是一幸而有身孕,從此開花結果。宣帝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生下一龍種,即后來的漢成帝。這個男嬰是嫡長皇孫,漢宣帝異常憐愛,親自為他取名"驁",字太孫,并且常常把他帶在身邊,精心培養。然而,此時的王政君是否就母以子貴了呢?

      史丹力保

              事情的開始對王政君來說還是順利的。不久漢宣帝駕崩,太子劉奭即位,是為漢元帝,立年僅3歲的劉驁為太子,王政君先是被封為婕妤,接著被立為皇后。

              王政君因為"母憑子貴"而坐上皇后寶座,然而又曾因其子使自己的勢力受到牽連,皇后寶座差點被掀翻。

              原來,太子劉驁本質軟弱無能,而且又沉迷于飲酒作樂,花天酒地,不求上進,不思治國之道,于是元帝漸漸地覺得劉驁不堪勝任一國之君。當時昭儀生有一子,就是定陶共王,德才兼備,多才多藝,氣度恢宏,處事不凡,元帝對他非常鐘愛,常常把他帶在身邊。當然,當時元帝非常寵幸傅昭儀,喜歡定陶共王也是自然的了。

              元帝想廢掉劉驁,立定陶共王為太子。這事被王政君和太子知道了,倆人都憂懼不安。王政君母子就找到元帝的寵臣史丹,雙雙跪倒在史丹面前,請求史丹相助。史丹見皇后和太子給自己跪下,自然不敢接受,立即也跪倒在地,同時攙扶起他們,安慰母子倆人說,他是擁護劉驁為太子的,定會誓死相助

              史丹多方斡旋,鼎力相助。一次,漢元帝病重,于宮中休息,史丹在旁周到侍候,后來眾人退去后,室內只剩元帝一人獨寢,史丹關閉屋門,突然跪于漢元帝臥榻之旁,涕泣滿面,非常虔誠而且委婉地說:"皇太子以嫡長子而立,已十幾年了,天下臣民,無不歸心。現在外面流言紛紛,說陛下要改立定陶共王為太子而廢劉驁,果真如此,公卿定然不會奉詔,與其如此,臣愿先被賜死。"

              史丹是漢元帝的寵臣,對漢元帝一直忠心耿耿,而且智謀過人,很多大事的決策元帝都聽他的建議。此時,漢元帝見他情真意切,也為之動容,知道行廢立之事阻力很大,只好喟然長嘆:"哎,我也是左右為難呀。太子與定陶共王都是我的愛子,我怎能不替他們考慮呢?但念皇后王政君為人謹慎謙恭,遵法循禮,不愧一代賢后;先帝又喜愛太子,我豈能有違先帝于九泉之下啊?你不用多言了。我的病恐怕難以痊愈,到時候,還望你們好好輔佐太子,別讓我失望才好啊。就這樣,太子之位保住了,王政君也當然隨之渡過險關,依然做當朝皇后,竟寧元年(公元前33年)5月,年僅43歲的漢元帝病死,太子劉驁即位,是為漢成帝。王政君被尊為皇太后。

      五將十侯

              歷史上的"群弟世權,更持國柄,五將十侯,卒成新都",說的就是王政君王氏家族的裙帶政治。

              王政君認為,權力必須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至少要掌握在自己的家族手中。于是,她借自己位居太后的便利,封自己的兄弟王鳳為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王崇被封為安成侯,食邑萬戶;王譚等也加官晉爵,配享食邑。兄弟皆為列侯,作為政府百官之首的"大司馬大將軍領尚書事"一職,幾乎為王氏壟斷,先是王鳳,其后王音、王商、王根、王莽依次任該職,形成了王氏外戚把持朝政的局面。

              王氏家族權傾一時,縱是漢成帝也無可奈何。

              成都侯王商生病時,為了避暑消夏,竟然向成帝借用了明光宮,公然享受皇帝待遇,把自己放在與皇上平起平坐的位置。后來,王商又擅自鑿穿長安城,把澧水引入自己莊宅中用來行船取樂,這不僅破壞了長安城的風水,也破壞了漢朝的規矩。成帝來到王商家,見王商竟為了引水鑿穿長安城,心里非常氣憤,但忍氣吞聲,并沒發作。

              一次成帝微服出游,路過曲陽侯王根的宅第,見其園中的建筑是仿照未央宮中的白虎殿而興建的,這可是欺君之罪。對這種越軌行為,漢成帝怒不可遏,就發起火來。他把車騎將軍王音叫來,一頓大罵。王音見皇上發怒,不僅沒有息事寧人,反而出了一個餿主意,讓王商、王根兄弟自行黥劓來向皇太后請罪。成帝知道了更是氣上加氣,就要治他們兩人之罪。他寫了封詔書告知王音說:"你的兩個弟弟這是要干什么?為何想自己黥劓,相戮辱于皇太后面前,不僅傷了慈母之心,而且危及到國家社稷,外戚宗族強,朕弱日久,今日將一并治他們的罪。你召見其他諸侯,讓他們在自己的府舍待罪吧。"第二天,王音帶著王商、王立,甚至還有王根,假惺惺卻雄赳赳上朝向皇上請罪,漢成帝見這陣勢,心里已經咚咚直跳,哪還敢治罪,于是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歷代宮廷的權力之爭是非常激烈的,也是非常殘酷的。漢成帝時,其后宮出現過一系列的爭風吃醋,群美斗法,各顯神通的波瀾畫面。然而不管怎樣,沒有誰能跳出王家強大勢力的圍剿,沒有誰能逃出皇太后王政君這個"如來佛"的手掌心。作為漢成帝的母親,當時的"皇太后"王政君牢牢把握著后宮的生殺大權,先后把許皇后、趙飛燕姐妹徹底打敗。

              漢成帝的皇后許氏的父親叫許嘉,因為許后得寵,許嘉官拜車騎將軍,權傾一時,與當時王氏一族存在權力和利益之爭,經常發生沖突。當時有人曾提醒說:"許嘉是皇后的父親,要對他尊敬,不應讓他有所不快。小不忍則亂大謀,細瑣之事亦能釀成大禍,不可不謹慎。何況前車之鑒,有目共睹,惟愿將軍明察。"許氏一族的發展勢頭,對皇太后王政君和王氏諸人構成較大的威脅,于是王政君對許皇后展開了打擊。

              皇太后王政君和王氏諸人就以許皇后專寵會影響皇帝繼嗣不廣為借口,減少了后宮的用度開支,借以打壓許皇后的勢力。許皇后當然不愿屈居人下,在漢成帝面前又哭又鬧,堅決申辯。

              當時,全國各地出現了連續大災,災害嚴重,災民涌起,這正給王政君與王氏兄弟對付許氏家族提供了證據。他們群起而攻之,借機捏造陷害許皇后的事實,說這些大災都應當歸咎于后宮失德。三人成虎,人們都這樣說,就連漢成帝也無話可說。此后許皇后漸漸失寵。

              這時,漢成帝寫詔書,讓許嘉辭職。許嘉只好找個借口退出輔政大臣之位。

              恰在這時,許后的姐姐以媚道之法詛咒后宮,被早已對皇后之位垂涎三尺的趙飛燕、趙合德姐妹發現,立即向王政君予以揭發。身為皇太后的王政君極為震怒,親自擔任這個案件的小組長,成立專門組織嚴厲審問,除惡務盡。

              許后被廢后,成帝想立趙飛燕為后,王政君又百般阻礙趙飛燕的發展。

              趙飛燕很聰明,她認為許后被廢以后,自己到了非常時刻。但是,要想當皇后,首先要過王政君這一關,否則一事無成。她采取迂回戰術,千方百計拉攏王政君的姐姐,讓太后的姐姐幫她說話,終于得到王政君的認可。

              永始元年四月,即公元前16年,成帝冊立趙飛燕為皇后,趙合德則被封為昭儀,從此趙氏姐妹此唱彼和,一同受寵。但是,她們沒能因此而一勞永逸。綏和二年(公元前7年),漢成帝暴死于未央宮。消息傳出,朝廷民間俱為震驚,認為趙合德是殺死成帝的罪魁禍首,王政君下令審問趙合德,趙合德也就自殺謝罪。

              漢成帝死后,漢哀帝繼位。因為趙飛燕有恩于漢哀帝,漢哀帝繼續讓她當了皇太后。但好景不長,哀帝一死,王氏家族的一員也逼迫趙飛燕自殺。

      王莽篡權

              王莽,是王政君三弟王曼的兒子,王氏勢力的核心人物之一。王莽家境貧寒,但對長輩"曲有禮意",當年王鳳生病,王莽服侍左右,忙里忙外,以至于"亂首垢面"。王莽非常聰明,政治頭腦成熟,手段高超。他牢牢抱住王政君這棵大樹,當然也從王政君那里撈足了政治資本,為其最后當皇帝做了充足的準備。

              漢成帝駕崩以后,漢哀帝繼位。這時,王政君又下詔讓王莽輔政,給了王莽絕好的施展才華、擴大政治勢力的機會。

              哀帝對王氏家族不滿,對王氏家族實施打擊。王根及王況之父王商所薦舉為官的人,皆予以罷免。這樣,王氏外戚的勢力受到削弱,王莽當然會退出輔政大臣之列。后來,哀帝迫于朝野上下的壓力,不得不以王政君的名義,下詔將王莽召回,并予以執政。因此可以說,當時王政君還是實際掌權者。

              元壽二年(公元前1年),漢哀帝死于未央宮,哀帝無子,于是中山孝王的兒子劉衍即位,是為漢平帝。平帝年僅九歲,體弱多病,王政君臨朝,委政于王莽。從此,王莽掌握了實際權力,在朝野上大肆清除政敵。

              初始元年(8年),王莽頭戴皇冠,自稱皇帝,廢幼主改國號,派人沖進宮來,問自己的姑姑王政君要玉璽時,王政君這才如夢初醒,氣憤地將玉璽狠狠地砸向地上,玉璽摔在地下,摔破了一個角,王莽讓人拿黃金補好,照樣使用。

              從歷史來看,如果沒有王政君,沒有王政君一手締造的王氏集團,就不會有王莽做皇帝。建國五年(公元13年)二月,王政君以84歲的高壽離開人世。

      品讀:裙帶政治

              說起王政君及王氏家族的"五將十侯",不得不說到外戚。這種以皇帝的母族或者妻族利用掖庭之親而顯赫的政治集團,構成封建政治史上的"裙帶政治"。

              "裙帶"在英文中有一個意思大致相當的詞:Crony。據《朗文當代英語詞典》,Crony是指一個集團中的成員,這個集團中的成員們之間交往密切、互相支持,并為彼此利益不惜采取陰謀行動。

              漢語中的"裙帶現象",最初指某人因自己妻子或其他女性親屬的關系而獲得官職。后泛指因血親、姻親和密友關系而獲得政治、經濟上的利益,以及政治領導人對效忠者、追隨者給予特別的庇護、提拔和獎賞。

              "裙帶政治"在中國歷史上也叫"外戚政治",這也并非古代中國獨有。在美國也有這樣的政治現象,《為裙帶政治叫好》一書的作者亞當·貝洛認為,美國人從心底里喜歡家族政治。貝洛分析說,美國人認為家族政治并不可怕,因為如果美國人厭惡這種現象,那么布什和希拉里就不會那么大受歡迎了。分析人士還認為現代美國政治,實際已造就了一種能夠使家族產生一代、兩代甚至三四代政治家的體制。

              這種具有東方色彩的家族政治為何會在包括美國在內的西方社會生根?英國女議員貝蒂·布思羅伊德對此有個形象的比喻:"政治流淌在一個家庭的血液中,就像煤垢永存在礦工家族的指甲縫里一樣。"政治家族的"經營模式"同豪門巨賈的家族生意似有異曲同工之妙,可以一代又一代地"復制"政治家,把政治變成"家族事業",這幾乎與中國封建帝王世襲制相吻合。

              中國歷史上"外戚政治"的極端形式就是"外戚專權"。正如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喬納森·特里認為,政治上的裙帶關系影響極壞。他表示,家族政治使得財富和權力這兩種最強大的因素結合在一起,而獲益者只會是精英階層的子女。

              漢代是外戚政治及其突出的時期。早在西漢建朝之初,就有呂氏的外戚之亂;西漢中晚期,外戚政治發展到極至,皇權每況愈下,最終旁落到后宮王政君王氏一家,出現歷史上的"群弟世權,更持國柄,五將十侯,卒成新都",最后漢朝由王政君的侄子,王莽篡位建立的"新"朝替代。

              維護漢王朝統治的人說王政君如同小說《紅樓夢》中的邢夫人,王熙風說"邢夫人稟性愚弱,只知奉承賈赦以自保,次則婪取財貨為自得",認為王政君用奉承兒子胡作非為自保,讓漢室無后,丈夫的早死,兒子的荒淫無度、不理朝政給她留下了權力空間,使得她不斷對娘家一族人提拔,王家一門飛黃騰達,王政君繼呂氏大力發揚外戚專權,這鞏固了自己的皇后地位,也壯大了王氏家族的勢力,以至使自己無孫,皇室無劉姓嫡傳,使劉姓的漢王朝終于異姓為王,她成了西漢王朝的終結者之一。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本文行家向Ta提問

      白若紅從事會計培訓行業,任講師。

      行家更新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