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gmtzl"><legend id="gmtzl"><address id="gmtzl"></address></legend></delect>

  • <span id="gmtzl"></span>

    1. <acronym id="gmtzl"></acronym><optgroup id="gmtzl"><em id="gmtzl"></em></optgroup>

      <optgroup id="gmtzl"></optgroup>

    2. <ol id="gmtzl"></ol><span id="gmtzl"><sup id="gmtzl"></sup></span>

      漢朝皇帝百科

      廣告

      歷史上的呂雉真是個黑心的女人嗎?

      2011-10-21 14:29:45 本文行家:芯瑜小小

      有人說,“最毒不過婦人心”。這種以偏概全的說法,顯然有失偏頗。但事實上,確實存在這樣的女人,陰險狠毒得令人發指。漢朝的開國皇帝劉邦的夫人呂雉就是其中之一。

      呂雉呂雉

              呂雉生活的時代,婦女還完全束縛在“三從四德”的桎梏之中。那時的婦女一般還很少涉足政治。可是呂雉的權力欲望卻是極端膨脹。而且生性多疑,心地褊狹,嫉妒尖刻,心狠手辣。漢朝初期,有兩個舉國矚目的人物首先死在了她的屠刀之下,這兩個人都為大漢江山立下過汗馬功勞,一個是軍事才能蓋世無雙的淮陰侯韓信,另一個是勇冠三軍的一代驍將彭越。這兩位功勞卓著的將領都被扣上一個“莫須有”的罪名而夷滅三族。更為殘虐的是,彭越竟被搗為肉泥,然后將肉泥分贈給各諸侯王,并警告說,“有不從吾命者,如彭越。”此言此行,致使當時的各路諸侯王心灰意冷,不寒而栗,履薄臨淵,人人自危。于是接踵而來的便是淮南王英布、燕王盧綰先后擁兵與朝廷分庭抗禮。但他們的口號是只反呂后,不反朝廷,也就是不反劉邦。可是,呂后就是朝廷,呂后就是劉邦。設使沒有劉邦的縱容,她呂雉算老幾?充其量她能有何風可興?何浪可作?所以,呂后的罪惡,也就劉邦的罪惡,。

              大凡一個獨裁者都有一個共同的性質,就是心懷疑忌,妨功害能,剛愎自用,獨行其是。愛則加諸膝,惡則墜諸淵。他們可以很武斷地完全以一己之偏見將周圍的人分為若干類別,然后隨意羅織罪名,排除異己。對于不滿我意的人,必處心積慮地置之死地而后快。呂雉當年就陰置“三冊”。分別記載著順、逆、中三類人物,她隨時可以根據“三冊”確定擢拔利用和打倒陷害的對象。

              在封建社會里,帝王視天下為一家之天下。他們是極其自私和專橫的。帝王的所做所為可以不受任何約束,生殺予奪,唯我獨尊。有些帝王的許多方面與常人相比,并不見得有多少崇高之處,但是帝王(尤其創業帝王)有兩點必須有異于常人,就是虛偽知狠毒。在打天下的過程中,他們總是能寬以待人。有才能的人會受到他們的極大的重視。待到天下一統,刀槍入庫,有才能的人便逐漸地演變成了他們的最大的嫉妒和擔心,于是藏弓烹狗。昔日的戰功赫赫的功臣往往會莫名其妙地一夜之間就變成了十惡不赦的階下囚。這在漢、明兩朝表現得最為突出。遙想漢初那些被誅殺的重臣,都是文韜武略,絕代精英。當初他們之所以忠貞不二地跟隨劉氏南征北戰,是因為那時的劉邦還完全是一副禮賢下士,寬宏大度的面孔,呂雉也通達賢淑,屈己愛人。誰都很難想到,日后的劉邦會變得那樣的至高無上,疑神疑鬼。呂后會變得那樣的陰鷙陰損,氣指頤使,他們舍生忘死締造的新朝廷會是那樣的波譎云詭,血雨腥風。想漢高祖之所以成為漢高祖,豈其一己之力乎?

              對呂后的評價,就不可能不涉及劉邦。沒有劉邦的發蹤指示,就不可能有呂后的放辟邪侈。暴虐的獨裁者的共同心理是:寧我負人,毋人負我。呂后雖非天子,不是“金口玉牙”,但她有天子做為靠山,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堪嘆的是,貴為“天子”的劉邦卻始料不及:他死后,自己一向縱容的皇后,竟會毫無情面地殘害了他的寵姬和愛子。這是劉邦自己的昏聵給自己釀造的惡果,怨不得任何人的。只是可憐,劉邦和他的愛姬戚夫人所生的兒子趙王劉如意,遇害時還是一個年僅七歲的稚童。

              想當初劉邦依靠麾下群英奮起巴蜀,逐鹿中原,劫略諸侯,滅秦亡楚,鞭笞天下,威震四海。何其壯也!死后連愛姬幼子都不能自保,又何其哀也!戚夫人是劉邦正當鼎盛之時,在定陶收下的巾幗英雄,她才兼文武,貌美性淑,深受劉邦寵愛,也廣受群下敬重。獨獨呂后因嫉妒而恨之入骨。

              劉邦辭世后,呂雉總攬朝綱。一時權傾朝野,炙手可熱。當年英布“造反”,臨陣曾有讜言:亂天下者必呂后也!此語振聾發聵,可惜劉邦護短,渾然不醒。其實,呂后在朝廷的暴戾恣睢,穢德彰聞,滿朝文武莫不心知肚明。只是懾于淫威,群臣不得不三緘其口,以求自保。

              劉邦棄世之初,尸骨未寒,呂后就迫不及待地把戚夫人打入“永巷”。“永巷”者,幽禁有罪嬪妃之所也。隨后,呂雉便殘忍地將戚夫人砍掉四肢,挖去雙眼,毒啞喉嚨,灌聾雙耳。害得戚夫人氣若游絲的在地上蠕動,見者無不怵目驚心,不忍卒睹。而呂雉對此卻快然于懷,戲稱此時的戚夫人為“人彘”。雖蛇蝎之心,未必殘忍至此!不寧唯是,更有甚者,與此同時,呂雉竟殘忍地鴆殺了年僅七歲的戚夫人之子趙王劉如意。

              一個唯我獨尊的獨裁者,一個把持至高無上權利的小人,很容易獨斷專行,自以為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順我者生,逆我者死。往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心有所疑,就一定會小題大作,借題發揮,致人以滅頂之災。有一次,皇帝劉盈(呂雉之子,性懦弱,是傀儡。)在宮中設宴招侍劉氏家族,因為劉肥是劉盈的同父異母兄長,出于禮節,劉盈執意尊讓劉肥坐了上座。這本是兄弟之間的一件極其尋常的小事,呂后見了卻浮想聯翩,神經過敏地認為劉肥行為不軌,竟然暗使宮女上前進酒。可憐年方弱冠的劉肥竟不明不白地被鴆死在眾目睽睽的朝堂之上。滿座無不變色,眾人驚魂未定,那進酒的宮女早被呂雉喝令打入“永巷”。等待她的當然是殺身滅口。呂雉的兒子劉盈也因呂雉的專橫而壓抑,而郁郁寡歡,后來終于以二十四歲的年齡夭亡。

              “牝雞示晨,惟家之所。”這種歧視女人的觀點固然不可取。然而,呂雉弄權之后的種種惡行卻似乎極其巧合的證明了這一點。不過,呂雉的惡毒,關鍵并不在于呂雉的性別,而是在于呂雉是個無恥的小人。小人得志,癩狗長毛,總是要猖狂一時的。

              呂雉顯然不是一個合格的統治者,不是一個合格的夫人,也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更不是一個合格的女人。他的倒行逆施,不僅僅殃及了一代骨鯁狷介之臣,殃及了天下的黎民百姓,也殃及了她的自身和她的子女。而且,呂氏家族也因她而顯赫,而哀敗,而受誅,而遺臭。自古多行不義必自斃,呂雉的驕橫之日,便是她走向毀滅之時,她用她的極其卑鄙丑陋的靈魂構織出一段慘不忍睹的歷史,她不會自知:她是在親手為她自己身后的遺臭萬年準備下了足夠的口實。

      參考資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本文行家向Ta提問

      芯瑜小小善良淳樸的小蝎子,樂于助人且天天樂不彼此。

      行家更新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