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ct id="gmtzl"><legend id="gmtzl"><address id="gmtzl"></address></legend></delect>

  • <span id="gmtzl"></span>

    1. <acronym id="gmtzl"></acronym><optgroup id="gmtzl"><em id="gmtzl"></em></optgroup>

      <optgroup id="gmtzl"></optgroup>

    2. <ol id="gmtzl"></ol><span id="gmtzl"><sup id="gmtzl"></sup></span>

      漢朝皇帝百科

      廣告

      漢景帝:賢明之君還是嫉恨之帝?

      2011-11-04 14:55:06 本文行家:芯瑜小小

      在中國封建社會,出現過幾個鼎盛時期,其中漢代出現過“文景之治”。這里的景是漢景帝劉啟。景帝是繼文帝事業成為盛世之主,時人世人稱其是一位賢明之君,如果仔細地想一想,恐怕并非如此。

      漢景帝漢景帝


              在劉啟還是東宮太子時,吳王劉濞的兒子和他賭博玩耍,二人爭執不下,他竟然提起賭具擊殺了吳王的兒子,吳王劉濞怨恨在心,這與他后來的反叛也有直接的理由。

              后來,劉啟繼承帝位,是為漢景帝,但其稟性難改,他任用大才子晁錯為重臣,把國事都托付與他,晁錯幫他削藩收權、整治朝政,他坐收漁利。后來又聽袁盎鼓舌造謠,殺晁錯作為各叛王撤兵的條件時,又下令以大逆不道的罪名把晁錯的全族都滅了。七王叛亂不息,他這才突然想起了父親文帝臨死時交待他的話;讓周亞夫指揮軍隊前去平叛。周亞夫在接受任務時,顯得有些傲慢,使景帝覺得可能有點不大尊重自己這個年輕的皇帝。

              亞夫出兵之后,屢破敵軍,僅僅3個月,吳王劉濞被殺,吳、楚叛亂被平定。吳、楚是叛軍的主力,在他們失敗之后不久,其余五國也在漢將的進擊之下節節敗退,不多久,作亂的藩王或是自殺,或是伏誅,七國之亂很快被平定。

              平定七國叛亂,周亞夫功勞很大,贏得了人們的一致稱譽,景帝也重用了他。然而,在平叛的過程中也得罪了一些人。

              首先找周亞夫麻煩的人就是梁王劉武,梁王劉武之所以恨他,還是因為公事。當時,周亞夫主持平叛,率領軍隊開到河南一帶。吳、楚聯軍正在全力攻梁,周亞夫分析了形勢,認為吳、楚聯軍銳氣正盛,漢軍難與之爭鋒,決定把梁交給吳、楚聯軍,任由他們攻打。梁王向景帝求救,景帝也命令周亞夫援梁,但周亞夫給景帝來了個“不奉詔”,而是派騎兵截斷了吳、楚聯軍的糧道。吳、楚聯軍久攻不下,銳氣盡失,又斷其糧草,被迫找漢軍主力決戰,周亞夫則深溝壁壘,養精蓄銳,一舉打敗吳、楚聯軍。雖然平叛勝利了,但卻和梁王結下了梁子。因此,梁王每逢入朝,經常與母親竇太后說起周亞夫,極盡中傷誣陷之能事。竇太后聽信了梁王的讒毀,就經常向景帝中傷周亞夫。

              景帝前元四年(公元前153年),立長子劉榮為皇太子,但因為其母栗姬漸漸失寵,景帝就想另立王皇后之子劉徹為太子。周亞夫初登相位,認為太子并無過失,隨意廢立,會引起混亂。周亞夫稟性直爽,不懂勸諫藝術,與景帝發生了爭執,景帝中元三年(公元前147年),竇太后要景帝封王皇后的哥哥王信為侯。王皇后為人十分乖覺,專會討好竇太后,因而博得了竇太后的歡心,穩住了地位,至于封外戚為侯,并非沒有先例,但景帝估計亞夫不會同意,就先找他做思想工作。果然,亞夫斷然否決,他說:“高祖皇帝曾經與諸大臣歃血為盟:非劉姓而王,非有功而侯者,天下共擊之。”直接搬出劉邦的話壓壓皇帝也就算了,他還直言不諱的說:“王信雖是皇后的哥哥,但無功勞,如果把封了侯,那就是違犯了祖宗的規矩。”其實想想,這位名將真是老實地可愛,皇帝老兒愿意給誰封官許愿隨他去好了,反正俸祿又不用自己幫皇帝掏銀子。景帝自然因為亞夫駁了自己的面子而十分惱怒,但是亞夫執之有故,言之鑿鑿,無懈可擊,只能“默然而沮”。

              不久,匈奴部酋6人來降,景帝非常高興,并想把他們都封為列侯。亞夫卻說:“他們的先人背棄了漢朝而投降了匈奴,現在又背叛了匈奴而投降了漢朝,陛下如果封這樣的人做列侯,又怎么能責備作臣子的不忠于君主的呢?”這次,景帝認為“丞相之議不可用”,斷然拒絕了亞夫的建議,將6人封侯。(想起來我們的飛將軍,他怎么這么沒有運氣,李廣難封,委屈啊)我估計,景帝拒絕亞夫,基本上不是考慮他的話的正確性,多半出于一種孩子氣的心理:縱使你次次都對,也不能事事都聽你的,你做皇帝還是我做皇帝啊,這次一定要我說了算。亞夫見景帝不從,也算知趣,比前輩名將韓信強,就上書稱病辭官,景帝也不挽留,巴不得這個老頑固早點退休。

              如果事情到此了結,倒也罷了,也用不著我瞎費心了,問題是周亞夫既然開罪了有著生殺大權的boss,又功高德望,景帝自然對他不放心。一次,皇帝專門宣召周亞夫,想看看他對于現階段的生活是否有怨氣。這次“保鮮”,亞夫過關沒事,又一日,景帝特賜食于他,亞夫雖然退休,但還在皇城根下,隨叫隨到,進去后,只見皇帝獨坐在那,行過拜謁之禮,簡單說了兩句,景帝就讓上菜,這自然是皇恩浩蕩,但是席間并無他人,只有這一君一臣,亞夫有點惶恐,呵呵,如果你要說:“子非亞夫安知亞夫之惶恐?”我只能說,呵呵,我是猜的。等他入席才

              發現自己面前的只有一只酒杯,并無筷子,而菜肴又都是大塊的肉,根本無法吃,就知道是景帝在戲弄他,轉頭看看主席的人,想讓取雙筷子,當然,景帝要玩他,不會這點都想不到,早就囑咐好了,主席人裝聾作啞,亞夫再次提起筷子,景帝到底是少年心性沒有耐住,插話道:“這還未滿君意?”周亞夫一聽,怕得要死,趕緊起座下跪,脫帽謝罪,景帝才說了一個“起”,亞夫趕緊起身,匆匆跑了。

              幾天后,突然有使者到,叫他入廷對簿,亞夫一聽,知道自己快掛了,但不知道所為何事。原來,亞夫年事已高,就讓兒子籌備喪葬用品,買了500副甲盾,為了將來護喪之用,兒子使傭工拉回家,又未給錢,使得傭工懷恨上書誣陷。大理寺來審理。

              對于這里,我有點疑問和啟示:(呵呵,自己瞎想的,各位高人可以全當戲言,別拍我了)

              疑問1:堂堂退休的宰相,在現在也是個總理吧,家里就寒酸的沒有個家丁什么的,還要找傭工,要是知道現在我們的公仆們這么瀟灑,估計就不當這個宰相了。

              疑問2:一個小小的傭工,這么容易就能告到最高人民法院,還告的是上屆的二把手,你長了幾個腦袋?還是那時上訪制度比較健全呢?想想現在的民告官

              啟示1:溫總理的那句話:民工工資不能拖欠啊,我加上一句,你敢么,你比退休宰相牛叉?看看周亞夫都因為這事都不能安享晚年了。周老大人,您大人有大量,不會計較我這個晚輩后生,肖小之徒拿您說事吧?呵呵

              大理寺當堂審問到:“為何要謀反?”

              言歸正傳,周亞夫辯解道:“我兒子所賣的東西全系喪葬所用,怎么能談得上謀反呢?”

              官員無話可說,但知道皇上欲置其于死地,就必須要找個借口,于是給了一個驚天地、泣鬼神,聞者流淚、聽者傷心的判詞:“不反天上,亦反地下!”就是說,你這個老小子,即使不想在活著的時候造反,也會在死了以后到陰曹地府造反的。周亞夫聽了,聽了也明白了,是景帝要自己死,于是5日不食,絕食而死。

              說到這,我自己都暈了,說漢景帝呢還是說周亞夫呢,怎么說周亞夫說這么多,呵呵,也許是我個人比較欣賞這位名將吧,這就是我想說的明君的嫉恨,晁錯和周亞夫,一文一武,不世出的漢室忠良,就這么死了。當然,晁錯的死與他在七國之亂后,個人沒有形成很好的對策,老是攛掇著景帝要親征平叛,皇帝也是人啊,沒事有病啊跑到戰場上送死,是“誅晁錯”又不是針對我。周亞夫的死也與個人太過剛直的秉性有關系,當然,我覺得,在無法控制自己生死的皇朝里,景帝的嫉恨心才是把他們送上黃泉路的“黑白無常”啊!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按照法律之相關規定及時進行處理。涉及醫學、法律、投資理財等專業領域,建議您對內容評估后咨詢相關專業人士。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于www.baike.com
      廣告

      本文行家向Ta提問

      芯瑜小小善良淳樸的小蝎子,樂于助人且天天樂不彼此。

      行家更新

      一级a做爰片免费视频